巴中文化交流网
站内搜索:

赝品瓷器估价500万为哪般?

【2019-01-08 15:37:27】【来源:南昌晚报】【字体: 】【颜色: 绿

  78元的景德镇陶瓷花瓶被鉴定为产自宋代,估价500万元

  一枚26元的仿古银锭道具,一件78元的景德镇陶瓷花瓶,经过一些拍卖、鉴定公司专家的“鉴定”,估价多超过100万元,最高估价达500万元。

  在藏品鉴定高估值的背后,这些公司以代为拍卖为由,向藏友收取高额服务费、宣传费等。有的公司开业数年,没有为事主成功卖出一件藏品。

  近年来,公安机关破获多起文玩鉴定诈骗案。去年11月上海警方侦破的一起特大文玩鉴定诈骗案中,涉案金额达3000余万元,受害者超过1000人。

  26元银锭道具被估价百万元

  “我这仿古银锭道具是铜做的,不值钱。”去年12月中旬,记者在某电商平台以26元买下一枚银锭道具后,客服回应“是否有收藏价值”时说。

  该银锭名为“乾隆银元宝”,重260克左右。银元宝上印有“乾隆”“大清银锭”字样。

  4天后,北京市朝阳区十里河桥北的北京宝艺轩泰文物鉴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艺轩泰”),名为“刘燕申”的鉴定专家接过银锭后打着手电瞧了瞧,“嗯,这是好东西,乾隆年间的银锭”。她又把银锭放到手边一个小型电子秤上,“280克,这个估值能上百万元。”

  记者随口问道:“这是纯银吗?”

  刘燕申说,“从分量、表面的氧化来看,是纯银的。你看这表面的黑色痕迹就是银的氧化,这是仿不出来的。”

  “我干这行这么多年,也是第一回见到这么好的银锭。”公司一名经理从旁搭腔说。随后,该经理拿来一本某大型拍卖行的画册,翻到了银锭那一页,刘燕申指着一张图片说,“你看这个银锭,品相还不如你的好呢,最后都卖了500万港元。”

  认为该银锭是“好东西”的,还有深圳盛世拍卖有限公司的鉴定专家。去年12月21日下午,记者联系该公司一名经理,将银锭道具图片发给他进行图片鉴定。很快,该经理打来电话“报喜”称,鉴定专家看过后,认为银元宝的包浆比较自然,表面有银氧化,成分几乎都是银,没什么杂质。“银锭的估价在150万元到200万元之间。”

  北京宝唐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的鉴定师也得出类似的结论。

  现代瓷器被鉴定出自“宋代”

  除这枚银锭道具,记者还网购了一件78元的景德镇陶瓷花瓶。

  去年12月21日,北京宝艺轩泰公司,付了300元鉴定费后,记者被接待的经理引入鉴定室。记者把花瓶摆到鉴定专家刘燕申面前,她神情严肃地戴上一副白手套,捧起瓶子看了看瓶身,又拿起手电筒,对瓶口打着光往里看,再把瓶子颠倒,打着手电看瓶底。

  几分钟后,刘燕申把瓶子放下,脱下白手套,看了看经理,又看了看记者说道,“这是清末仿宋代哥窑的瓷器,距今一百多年,估值也不要太高,先定68万元吧。”

  “真是清代的?”记者追问道。

  刘燕申见记者疑惑,指着瓶子详细讲解起来,“这个瓶子,按说风格是宋代哥窑小开片的,但宋代的哥窑是金丝铁线,你这纹路只有铁线没有金丝,符合清代仿宋代哥窑。还有宋代的哥窑胎薄,比较轻,这瓶子比较重,就是后代仿宋代哥窑的。”

  在前往宝艺轩泰公司做藏品鉴定的前一天,记者曾联系深圳的两家公司对陶瓷花瓶进行图片鉴定。

  深圳弘博艺术品展览有限公司一陈姓经理添加记者微信后,让记者把花瓶的瓶身、瓶底拍照片发给她,称让专家老师做鉴定。

  15分钟后,陈经理发来一张“弘博国际艺术精品征选结果告知函”的图片,显示该景德镇陶瓷花瓶,经鉴定是宋代的“官窑炫纹长颈赏瓶”,参考成交价500万元。

  在深圳盛世拍卖有限公司的鉴定专家眼里,该件花瓶又变成“清代宫釉的赏瓶”。

  鉴定高估值背后藏拍卖圈套

  这些赝品鉴定高估值的背后,是有关拍卖的圈套。

  “这是以前的官银,一定是去香港卖,香港卖这东西很稀罕。”去年12月21日,北京宝艺轩泰公司鉴定专家刘燕申鉴定完记者的银锭道具后说。

  一旁坐着的经理开始向记者介绍藏品拍卖事宜。他说,该公司有国内拍卖和国际拍卖两种渠道。“这个银锭,在国内100万元,在国际上能拍到200万元。”

  该经理介绍,东西好不如炒作得好,拍卖需要前期的宣传包装,走国内拍卖,前期费用是6000元;走国际拍卖,前期费用是12000元。

  去年12月27日,记者带着花瓶和银锭来到北京宝唐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该公司的鉴定师用放大镜观察一番后,称花瓶是明末清初仿宋代哥窑的赏瓶,价值上百万元,银锭道具也价值上百万元。

  鉴定师一番讲解后,一旁的经理告诉记者,只要支付宣传费用就能参加该公司今年1月中旬在北京举办的拍卖会。“拍卖前期有对产品的宣传费用,选择国内拍卖,前期宣传费用有3000元、4500元两个级别,包括对藏品的宣传、包装、出书等,各个环节都要一定的费用。”

  事实上,一些公司许诺的藏品拍卖多是托词和幌子,以吸引藏友支付不菲的宣传费、服务费。

  河北的周悦在2017年11月把祖传的两枚清朝铜钱送到北京一家拍卖公司鉴定,对方称每枚铜钱的价值都超过百万元。她支付了3000元拍卖费用,公司承诺她一年内卖不出去,退还费用。至今,铜钱仍未卖出,公司以业务员离职等借口拒绝退还费用。

  2017年下半年,贵州的王富强因母亲生病需要用钱,把家中收藏的钱币拿到广州一家公司鉴定,“先是图片鉴定,又要我去广州实物鉴定,告诉我这个钱币价值几百万,几个人围着我说了两三个小时,我被他们说动了,交了3000元拍卖费用”,一年多过去,拍卖毫无音讯。

  “文物局专家”查无此人

  记者上网检索“文物鉴定”发现,多个搜索结果点开链接后是北京、深圳、珠海、西安等地的拍卖、鉴定公司。网页介绍,可以进行图片鉴定和实物鉴定。

  多位藏友称,他们对藏品鉴定估值深信不疑,一大原因是鉴定专家的权威。不少专家的简介名头很大或是有“官方背景”。

  北京宝艺轩泰公司的专家简介显示,鉴定专家刘燕申是“杂项鉴定专家,北京文物局副研究员”,至今从事鉴定工作三十余年。

  1月3日,记者致电北京市文物局核实刘燕申的身份。经过北京市文物局办公室、进出境鉴定所、北京市文物公司等部门的核查,北京市文物局并没有名为“刘燕申”的工作人员。

  北京市文物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说,现在外面的确有人冒充文物局的专家。北京市文物局根本没有副研究员这个职位,而且文物局的工作人员也不会在外面的公司兼职,否则属于违规。

  工商资料显示,宝艺轩泰公司注册于2014年2月11日,地址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厢黄旗,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其办公地点实际位于朝阳区十里河桥北。

  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显示,宝艺轩泰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于2017年9月21日被北京工商局海淀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此外,宝艺轩泰公司在2016年2月3日,还因虚假广告被北京市工商局行政处罚。

  上海广州破获文玩鉴定诈骗案

  近年,有关收藏、鉴定的骗局屡有发生,上海、广州警方破获多起文玩鉴定诈骗案。从警方和检方披露的信息看,犯罪嫌疑人均通过“专家”鉴定虚高估值,再向顾客收取拍卖服务费、宣传费等。

  去年5月26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发文称,上海一文化传播公司假借委托展览、拍卖文玩、古董的名义,以虚高的拍卖价引诱56名客户到其公司办理委托拍卖并签订合同,骗取服务费数十万元。

  该案中,一名被害人侯先生家里有一个树化石,带来该公司鉴定。“鉴定师”拿着放大镜看了看,告诉侯先生这个树化石距今有6500年至1亿年之久,是真的化石,估价为686万元,侯先生听得很动心。接着另一名自称经理的人员介绍,拍卖需要支付一定的拍卖费,公司规定一件藏品收取1.8万元。侯先生付款后,拍卖并无进展。他再来公司时发现已人去楼空,遂报警。

  去年11月,上海警方再次侦破一起涉案金额达3000余万元、受害者超过1000人的特大文玩鉴定诈骗案。

  去年4月,广州天河警方捣毁一个利用文物拍卖骗取服务费的诈骗团伙。该公司自2014年开业至被警方查获,没有为事主成功卖出一件藏品。

  藏品鉴定“别想着天上掉馅饼”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表示,鉴定、拍卖公司通过假鉴定收取服务费的行为,涉嫌诈骗罪。

  河南省收藏家协会副会长袁银龙说,“珠三角、长三角、北京、西安等地是文物鉴定诈骗的高发区。”

  袁银龙表示,藏友想要鉴定藏品,可以找各省市的博物馆、收藏协会等,找口碑好的专家。“如果有专家说这藏品值几百万,先冷静一下,别想着天上掉馅饼,小心落入他人布置的圈套。”

  从去年12月中旬至今年1月5日,记者仍不断接到各个拍卖、鉴定公司经理的电话、微信,让记者考虑把银锭和瓷器拿去他们公司拍卖。

  去年12月30日,宝唐拍卖公司张经理给记者打电话,询问是否与该公司合作。

  记者称担心流拍没有保障,愿以5万元价格卖给他们公司。

  张经理说:“这不行,我们公司没这种业务。”

  记者反问:“5万元卖给你们,你们可以卖几十万,不是更赚钱?”

  “要是这么好卖,我还在这里上班干吗?”张经理的声音突然变大,随即挂断电话。

  (文中赵宇、周悦、王富强均为化名)

  (据《新京报》)

【责任编辑:苦菜花】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