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文化交流网
站内搜索:

歌剧创作必须坚定文化自信

【2017-10-11 15:25:12】【来源:中国文化报】【字体: 】【颜色: 绿

   王祖皆

  习近平总书记站在国家、民族、时代的高度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对文艺工作作了非常重要的讲话。这是高屋建瓴地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宏伟目标所作的重要讲话。讲话是我国文艺大发展、大繁荣的纲领性文件,听了以后深感振奋、备受鼓舞。总书记对广大文艺工作者提出了四点殷切希望,其中第一点希望就是要坚定文化自信,用文艺振奋民族精神。这个问题是非常切中要害的,也是非常及时、非常重要的一种提醒。我是搞歌剧创作的,缺乏文化自信的问题在歌剧界相当突出。

  正如《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文艺点评中说的: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世界文化交融的步伐正在加快。然而,由于族群、传统、社会结构和意识形态的诸多差异,国家、族群间文化交融的状况极不均衡。发展中国家迫切希望公平参与全球文化交流进程,在世界舞台上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急切心愿的背后,也特别易于出现不顾客观实际、渴望他国认可且以他人标准为准则的文化焦虑症候……这是弱势自卑心理的反射,也是缺乏文化自信的表现。比如,近些年来,不管何等人士,也不管何种唱法,大家不惜重金拼命要挤进维也纳金色大厅举办个人音乐会,以此作为走向世界的标志,以此作为衡量艺术水平的标准;再比如,有的作曲家公开声称,我就是要写一部像西洋正歌剧一模一样的歌剧,把“像”作为自己的艺术追求。岂不知,你模仿得再像也是别人的东西。创新是艺术的生命,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和提高;岂不知,文化是离不开土壤的,文化离不开它的受众,要为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服务,就得在本土化的过程中,让外来的艺术形式接中国的地气,服中国的水土。这是在老一辈歌剧工作者中已经解决了的理论和实践问题,难道我们还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再走一遍吗?作为有着五千年悠久历史和文化传统的文明古国,我们应该保持文化的定力,坚持文化的自觉和自信。

  早些时候,我曾经在国家大剧院看过两遍朝鲜民族歌剧《红楼梦》,他们是以上海越剧团的《红楼梦》为蓝本创编的,服饰、布景、道具、台步、身段、手势都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制造”,真切而感人。后来他们又创编了《梁山伯与祝英台》,这些都是我们的文化品牌,别人都在借鉴创新,难道我们不应该更用心地建设自己的民族文化品牌吗?法国前总统密特朗有一句名言可为警示:“一个失去自己文化特色的民族,最终会沦为被奴役的民族。”只要勇于创新创造,我们的文化、我们的艺术不仅能走向大众,也能走向世界。

  歌剧是外来的艺术形式,随着五四新文化运动传到中国还不到百年,在本土化的过程中,老一辈歌剧艺术工作者成功地把西洋歌剧的艺术经验和艺术手段与秧歌剧、戏曲、曲艺、民歌的民族传统和民族风格结合起来,开辟了中国特色的歌剧发展道路,也创造了中国歌剧的辉煌,涌现出以《白毛女》《洪湖赤卫队》《江姐》为代表的一大批优秀的民族歌剧经典之作,唱段家喻户晓,影响遍及全国。

  2015年,为了纪念歌剧《白毛女》在延安首演70周年,文化部组织复排了该剧,并制作了3D舞台艺术片,还组织了舞台剧在全国的巡演,巡演所到之处都受到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真是一票难求,盛况空前。最近,湖南广播电视台电视剧频道《小戏骨》栏目创新传承,让6岁到12岁的“00后”小演员来演经典、学经典,相继用实景拍摄的《洪湖赤卫队》《刘三姐》《白毛女》一经播出,反响强烈,收视率居高不下,腾讯单网点击量已突破两千万,全网预计将通过亿次大关。这充分证明了经典民族歌剧的强大生命力。这些经典民族歌剧为什么会有如此巨大的艺术魅力并深受中国观众的喜爱呢?我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它们都具有非常强烈的时代特征,非常鲜明的民族特色,非常优良的革命传统和非常广泛的群众基础。

  新时期以来,歌剧创作呈现出多元发展的良好态势,这是前所未有的好事、喜事,但是,作为多元发展中的重要一员,民族歌剧的创作演出还没有引起大家的足够重视,也不够活跃,明显失衡。在我们歌剧团继《党的女儿》之后又推出民族歌剧《野火春风斗古城》时,歌剧理论家居其宏看完演出后发表感言:“像以前《白毛女》《江姐》《洪湖赤卫队》这样的民族歌剧,如今在新世纪几乎是一脉单传,而总政歌剧团把它继承和发展了。”人家虽然是褒奖我们一脉单传,但是也有点悲凉。有的报纸甚至登出了《中国歌剧一路向西》的文章。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但是缺乏文化定力、缺乏文化自信,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歌剧界有人认为:“中国歌剧要发展,必须与国际接轨。”如今“接轨”成了最时髦的词,但是什么事物能够“接轨”什么事物不能“接轨”却分不清楚。请问,不同意识形态能“接轨”吗?不同民族的不同文化能“接轨”吗? 如果硬要讲“接轨”的话,那么中国歌剧首先得与人民大众“接轨”,与民族文化“接轨”,与民族传统“接轨”。

  俄罗斯文学家屠格涅夫在他的中篇小说《罗亭》中写道:“俄国可以没有我们中间的任何一位,可是我们中间的任何人都不可以没有俄国,所谓世界主义纯粹是胡说八道,信奉世界主义的人等于零,甚至比零还糟。离开了民族性,就没有艺术,没有真理,没有生活,什么也没有。没有特征就不可能有一张理想的脸,只有那种俗不可耐的脸才可以没有特征。”这段话值得我们深思。我们只有在继承优良传统、接受人类文明精华的基础上创作出富有时代特征、民族气魄的歌剧文化,才是我们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向世界展示中华民族形象的基础,才是我们积极参与世界文化交流、努力开拓国际文化市场、不断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的保障。我认为要发展中国的歌剧,除了要借鉴外国经典歌剧的创作手法和经验、掌握它的技术技巧之外,还要学习并精通中国戏曲,“用歌舞讲故事”和“假定性”的表演手段,“虚拟化”的表现手法,熟悉中国的民族民间音乐,研究中国的腔词关系,了解前辈们经过努力探索而建立的中国歌剧传统。坚信努力解决好继承、融合、创新这三个课题后,民族歌剧一定会焕发青春,绽放出新时代的光芒。

  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我们要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最根本的还有一个文化自信。他还讲到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并把它提高到文化安全、保持民族精神独立性的高度。我看过一本文艺专著叫《艺术的阴谋》,书中提醒我们要重新恢复文化自尊和自信,不能丧失用自己的文化艺术价值标准去评判事物的能力;艺术具有文化的属性,时代精神与民族精神两者应相均衡,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要维护文化的多样性和多元性,守护住自己的精神家园;提醒我们要从国家文化安全出发,建立起我们的文化战略……作为一名军旅作曲家,退休不退岗,一定要以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为新的动力,努力争取为人民、为时代、为军队、为国家写出更多、更好的艺术精品。

【责任编辑:苦菜花】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