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文化交流网
站内搜索:

流量支配下 中国影视产业的畸形市场该怎么“破”?

【2017-10-10 16:11:12】【来源:中国广播网】【字体: 】【颜色: 绿

   原标题:[文娱圈调查报告]流量支配下的畸形市场该怎么“破”?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对于影视剧制作发行行业来说,“流量”已成为一个无法回避的重要指标,为了吸引市场关注,如今剧组在资金充足的情况下,一般都会找粉丝数量多、在网络有号召力的明星艺人出演角色,这类艺人也被称为“流量明星”。

  过分追求流量的背后,是行业一系列的乱象:影视作品粗制滥造、情节荒诞;流量艺人片酬越喊越高;刷流量、收视造假频频出现。近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五部委联合下发《关于支持电视剧繁荣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其中就提出要遏制天价片酬和收视造假。流量如何造假?又带来哪些危害?

  “流量明星”片酬虚高 影视剧制作费用难保证

  “来,兄弟们站好,我觉得可以拍一条,准备来,录……”

  9月初的横店,气温刚刚回落,这个季节并不是拍摄旺季,但是,在春秋·唐园、广州街/香港街等几个景区,仍然每天有剧组在这里拍戏、布景。

  老家河南的王路(化名),一年前来到这里,成为了群众演员,他说,群众演员的召集人叫“群头”,每天王路就在微信群里接不同剧组的活,“我们一天是演完鬼子演八路,演完八路演鬼子,一天换几套衣服,自己打自己。先演鬼子,对这边开抢,然后再演八路,对那边开枪,有些剧组也不知道是穷还是咋回事,就换衣服,自己打自己。”

  王路最多一个月能接20多天不同剧组的抗日剧。像王路这样的群演,在横店早已超过几千人。对剧组及大牌明星的新鲜劲儿,一个月的时间都用不了,就消耗了。

  横店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地方。

  中国最优质的影视剧不少都在这里拍摄,无数剧情荒诞的玄幻剧、民国戏也产自这里;景点里的保洁大姐、路边的出租车司机、小卖铺老板,对这一切见怪不怪。保洁大姐告诉记者,这里拍摄的“古装戏多,民国戏也多”,最多的时候能有几千人同时拍摄。

  小镇容纳着一天赚几十块的怀梦群演,每年也接待无数片酬以天或集计算的大牌明星,某剧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刚刚签公司的那些明星,片酬最少六、七万块钱,“打个比方,我现在一部戏,之前还没火呢,挺好的,下一部戏接着来,挺火的,本来是二号,跑到这一部戏就是一号,慢慢火起来了,片酬慢慢就上来了。”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大家熟知的几位内地一线女演员,每天或每集片酬差不多在20万左右,所谓“小鲜肉”的每集片酬,多的可以达到40万,而个别香港明星,甚至能过百万。剧组大部分钱都用来支付明星片酬了,“你想想一个科学家研究出来一个东西,能挣多少钱?再说,他给国家做了多少贡献?”

  悖论到了市场上,也无法被消解:钱都花在了片酬上,片子的其他制作费用难以保证。

  2017年6月,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几场论坛上,包括冯小刚、张志坚等多位导演、演员接连指责:“中国电影市场烂片太多”、“偶像明星片酬太高”。

  冯小刚直言:“你看有流量的,哪有会演戏的?”

  张志坚也表示:“之前看IP,特别是古装IP,我觉得,表演不值一提。为什么那么多有成就的演员、尽心尽力的演员,那么多能称得上是演员的演员,在工作、奋斗、拼搏,但是他们的收入非常可怜。”

  可如果不请流量明星,很可能卖不上价。拥有巨大号召力和粉丝数量的明星,才能在这个时代被追捧。

  某经纪公司签约艺人告诉记者,“现在是这样,不是说大明星就片酬高,而是有流量的人片酬会比较高,这个流量的证明就是他有多少粉丝,微博的粉丝数、微博的互动数,这些是直接影响片酬的。专门有做影视作品回报的评估,其中一个评估标准就是片子的影响力和流量,但流量从哪儿来呢?很多就是从有流量的演员身上,比如有一个戏请到了杨幂或者吴亦凡,那这个戏在市场上是很抢手的。”

  马太效应就此在影视剧制作领域显现。剧组也不得不在市场与巨额片酬间,做出选择。这位艺人也表示,“因为有这样一种选择标准,有优先级,所以有流量的人就会越来越具有价值,反而一些老演员、老戏骨,演戏很棒,其实不太受现在很多IP的喜欢。”

  “流量当道”成影视剧行业健康发展毒瘤

  媒体此前就曾报道,热播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出现过一天时间内播放量增加14亿的情况,这意味着7.6亿网民无论男女老少都在看剧,且每人至少2次。

  即使此刻,记者依然可以找到多家相关推广网站,其中一家名为“客来营销”的工作人员称:“您这边是咨询在优酷上面刷播放量是吗?刷是可以刷的,50万播放量应该一两天左右可以刷上去。”

  据提供此类服务的商户介绍,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等各大视频平台的播放量该公司都可以刷。便宜的,直接用无IP的账号刷取,以优酷为例,一万播放量只需要30元;而用有IP的账号刷取,同平台一万次播放量为150元,但此类流量不会被平台清理。

  不管是流量艺人受追捧,还是收视造假,此类行为的背后,是制作公司、宣传发行公司及购买方之间的利益纠葛。某剧组工作人员说:“现在很多片子都是做保底。比如我投资6个亿,18个亿回本,如果没达到18个亿,宣发公司垫资。如果超出18亿,他们拿40%;如果没有超出,那就是他们来保本。签对赌协议,现在很多片子都签对赌协议的。”

  网站平台及一些电视台的操作也是类似:双方约定保底价及收视率目标,电视台先付购剧款保底价,如果完成收视目标,制作方拿剩下的款项;如果没有完成,制作方就出现亏损。因此,流量、收视成为盈利的必要条件。

  专家:畸形市场受资本驱动 不能任不良风气发展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教授、学术委员会主任齐勇峰认为:以上乱象,主要就是受资本驱动,应对社会效益给予更多的关注与平衡,“流量艺人有时候在一些文艺节目中活跃市场、活跃气氛,也还有他存在的客观性、必然性。但是把他的作用肆意放大,最后造成一种趋利性的市场氛围,这既不利于市场的良性发展,同时也对观众造成很大危害,尤其对年轻人。其实从市场绝大多数群体的反应来看,早已经意见很大,应该让他在市场中逐步地趋向正常,限定在一定的范围内,引导市场,不能让这种不良的行为泛滥。”

  习近平总书记三年前(2014年)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优秀文艺作品反映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创造能力和水平。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否则文艺就没有生命力。

【责任编辑:苦菜花】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