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文化交流网
站内搜索:

法国文化多样性保护的多重举措

【2017-10-10 16:05:36】【来源:中国文化报】【字体: 】【颜色: 绿

   傅秋爽

  文化多样性,是衡量一个国家文化发展水平和健康程度的重要指标。法国是世界上文化多样性保护最为成功的国家之一,这大大增加了其吸引力、美誉度和文化活力。

  法国首都巴黎,每年吸引着数百万的来宾到此观光旅游、举办商务活动、进行文化交流。整个巴黎老城就像历史建筑的陈列室,除了凡尔赛宫、卢浮宫等著名建筑充满独特的魅力,老城的每一条街道、每一栋房子,也都无言地诉说着自己的历史。更为奇特的是这些“古董”里至今还住着人——人们有滋有味地生活在老建筑中,一如几百年前的人一样自由自在。这也造就了巴黎亲切、便利、优雅、浪漫的特殊风情。

  立法先行,执法必严

  早在1913年,法国就通过了《文物保护法》。二战中,巴黎的许多古迹遭到破坏,通过这个法律,就可以决定哪些需要重建,哪些不需要。任何文物一旦进入这个名录,所有的修缮维护费用就全部由国家来承担。而且这个法律还严格规定,任何文化遗产名录内的文物周围500米之内所有的建筑都不得擅自进行任何改动,如果认为有必要改动,也必须要向文化部门提出申请,只有通过批准才可动工,而文化部门的审核异常严格,任何“疑似”的损害统统都被拒绝。同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一样,在巴黎的商业利益和文化保护也经常发生冲突,不同的是,法律赋予文化保护至高无上的地位。除了文物周围500米之内的严格规定外,建筑商如果想要在巴黎开工建设任何一个项目,也都必须经过文化部门的批准,以避免待建物影响破坏周边的文化氛围,这不仅包括相邻的地面建筑,甚至包括巴黎老城天际线的和谐。法国通过立法保护古代艺术、现代艺术、歌剧、音乐、马戏这些活的艺术,更通过立法来保护文化的多样性。

  法国的文化保护法规,不仅具有现实性,更具有前瞻性。法国在文化保护中曾经遇到一个难题是对现代文化遗迹的保护。现在民众对于古代文化遗产保护普遍认知度较高,但是对于现代文化遗迹的保护认识往往不够。例如巴黎有一座建于20世纪初的工厂,历经百年已经非常破旧,建筑商和市民都认为它过于丑陋,有碍观瞻,一致要求拆除。但是文化部门认为其具有历史价值,是那个时代的典型代表,所以就由政府部门出面保护。法国立法的基本观念是文化保护必须出于理性而非情感,绝对不能单凭情感,每个年代都应该留下一定的代表性建筑。对于现代文化遗迹的保护正是根源于此。即使有的年代建筑非常丑陋,也不会因为人们的普遍厌恶而彻底拆除。所以今天大家所见到的巴黎建筑没有人为地进行历史割裂或者由于无知而造成历史空白。这也使巴黎成为一个建筑的博物馆,任何时代的作品都有保留,而且相互和谐,具有历史的延续性和连贯性。

  保护机制可持续

  可持续性的运行机制对文化保护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法国,卢浮宫、国家歌剧院等文化机构属于国立的、文化部直属的文化设施,国家对这些文化机构进行资金支持。

  国家资助的另一个重点是“活的艺术”,2008年法国文化部的财政预算80%用于活的艺术,包括戏剧、马戏、音乐、歌剧等,其余的则分配给雕塑等。法国许多活的艺术如果没有政府的资助是无法生存下去的。法国的爵士乐非常著名,但是目前也依靠国家的资助。

  当然资助的方式并非全部由国家承担,更多的是采用类似于商业运作模式来完成。电影、电视业从税收和广告收费留出一定的份额作为支持法国电影、电视文化发展的基金。

  营造有利于文化发展的环境

  法国的新闻出版也受到国家保护,政府通过图书基金资助的办法来支持小受众品种的图书出版。具体方法是由专门委员会进行讨论,决定对哪些图书进行资助。图书税只是图书出版基金来源的1/6,而主要的来源是网络下载收费所得。除了补贴图书基金还会对书店进行补贴,以鼓励人们经销小受众图书品种。一个私有书店要想得到资助,必须向专门委员会提供营销书目,以证明自己的书店在经营中秉承了支持文化多样性的原则,而非为了经济效益仅售卖畅销书。法国的图书馆非常发达,有部分图书资助是直接拨付给图书馆的。另外,图书基金还资助国有电视台的读书频道,专家通过专门的节目向大家推荐有文化品位的图书。

  而音乐基金是音乐协会建立的,目的是为了保护音乐的多样性。基金资助对象的选择,由职业协会管理。法国所有类似的资助都是商业运作完成,而不用政府直接出钱,政府只负担文化管理部门公务员的费用。

  对于艺术院团的资助有几个渠道,法国文化部立项资助的有4个,即对国有戏剧院、新剧目、票价和地方小剧院进行资助。而私人剧院是由行业协会来资助。

  看似资助方式、渠道、行业、项目、范围非常之多之广,但法国对文学创作是从不进行任何形式的资助的。而且法国只有业余作家,著名作家的故居也只是由地方政府出钱保护。因为法国的基本观念是:思想独立是文学艺术的基本底线,政府不能通过任何形式来影响言论自由。法国政府所做的工作是,制定相关法律制度来保障出版自由,对出版业征收较低的税率,对非畅销书经营者实行更大的税收优惠,而且还对出版学术等非畅销图书者给予各种特殊资助。这样,法国小规模的出版社和独立书店得以生存,其数量远远高于欧洲其他国家,有效地保障了文化的多样性和丰富性。

  (作者系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苦菜花】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