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文化交流网
站内搜索:

塑造中华民族的大“道”

【2017-08-30 15:06:14】【来源:中国文化报】【字体: 】【颜色: 绿

   卡洛斯·安德烈

  我们或许有过这样的经历:在我们身边这座城市鳞次栉比的高楼广厦中,中国画遍及各处,随意看去,就能看到画中树繁花茂、飞鸟临空;峰峦迭迭、草木萋萋;谷水潺潺、河流蜿蜒;风叶潇潇、心韵悠悠,目光所及,竟不得子推踪迹;忽又见红墙黛瓦、老木枯枝;赋色淡雅、风格清幽,诗情画意,美不胜收。

  这其中,或许有一个完整的故事,或许还有一种背景在娓娓道来。然而,这些仅仅都来自直觉,一切尽在不言中。直觉呼之即来,真实存在,但直觉本身却不包括在画作之中。在一幅画中,分散的且不易察觉的枝节会组成一个整体,而丝丝入扣的布局和整合,才会产生出完整的画面。正因为直觉,方使我们能感受画面中的种种关联。

  一幅画作本质的东西也许就是这样,即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表,笔墨之中,只留下无声的告白;我们的眼睛看不到风,但风却真实存在,如影随形。此时,无形胜于有形,有形寄寓于无形,神秘莫测,呼之欲出。

  我得承认,以前我对此知之甚少,但随着我一步步深入中华大地,身临其境,遍览画家笔下真容,我便愈感其魅力,愈感其奥妙。我只是在读了法国伟大的汉学家李可曼的书之后,才懂得了其中的道理,在此,我引用他的话:“理想的画作不是在纸上得以成就,而是在赏画者的精神上得到认同:选用最少的笔墨和启发性的元素,将无形的东西留给观众想象,这才能使作品的表达贯穿于画作之中。正所谓‘空谷无声接千古’‘此时无声胜有声’,这就是我们在这里要推崇的东西,即不仅仅是在画中‘留白’,还要像音乐中‘休止’的处理手法一样,寻求‘此处无声胜有声’的境界,使诗情画意尽在其中。”

  几个月前,当我为《吴为山的雕塑世界》一书做序时,我看到雕塑家吴为山先生引用受人崇敬的伟大的哲人老子的话:“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吴为山先生对此归纳总结为意义深远的两句话,在这里我也引用如下:“‘空’是宇宙乾坤之象,是大境界,它吐故纳新,包罗万象。智者得空则思接千古。”

  忽然间,我懂了,人们所要知道、所要了解的,其实远无止境,正所谓:观其物,而不知其物;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习其道,而不知其道何以而为之。在上述老子的举例中,车子是由轮圈和辐条组成,辐条为实,为有形之物,轮圈为空,为无形之物,有形作用于无形,车轮才能转动。而器皿也正是因为有中空的部分,才能起到装东西的作用,否则即使有外壳,也无法发挥其作用。

  这就是“道”,也是吴为山先生在他的创作中一贯推崇的“大道至上”。他说:“我每天都在通过艺术实践,追寻‘道’的真谛,永不言弃……”这一点与葡萄牙小说家沃尔吉里奥·费雷拉的“不可言说”非常相似,即想说的和不想说的,永远只有到最后那一刻才会揭晓。

  吴为山先生的雕刻同样寻求塑造这样一种效果,即塑造那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其不朽的作品《孔子》就是一个例子,该作品就是试图重现“人的生理结构与山体之间的结合点”。对此,吴为山先生阐述说:“自上而下纵观,山脚、山腰、山顶,层层递进;自左而右横看,道道天沟,一泻而下,纵横万里。或峭壁奇凸,或峰壑互生。孔子面含春风,满怀慈爱,智者仁相,巍然山巅。”

  说到孔子,就不能不提到老子,他们都是吴为山先生作品中出现最多的人物。人物还是那个人物,但塑造出来却每次都有所不同,因为这两位是中国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形象,同时也是普世文化中的大家,其无穷的魅力一直都是艺术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在这方面的创作作品数不胜数,令人目不暇接,其意义无所不含,对其探索也永无止境。

  孔子或老子的每一幅像,由于历史的原因,多千篇一律,沧桑的面容下笼罩着神秘的光环。而今,我们终可透过这一切,踏足其神圣的殿堂,重新审视这两位至圣先哲,听从他们的召唤,对他们的形象作出前人从未有过的新的解读。

  也许是因为吴为山先生过人的天赋,也许是他无处不在的灵感,吴为山先生在中国文化方面的造诣以及他巨大的名望、设计和作品,已使他跻身于东方、西方,乃至全世界最显赫的艺术家之列。

  就像有人指出的那样,塑造一个民族的灵魂,就是造他人所不能造,做他人所不能及,就是塑造出整个民族的大“道”。毫无疑问,吴为山先生是中国当今的雕塑大家,也是中国现代雕塑家中的集大成者,其名声享誉全球。他和他的作品曾在法国卢浮宫、英国伦敦皇家艺术学院以及意大利罗马威尼斯宫留下过身影,他的作品亦在世界最著名的艺术展馆展出,展览遍及整个亚洲和西方国家。在中国,在北京、南京、太原、武汉等地显赫的位置,到处都有他创作的雕塑,这其中也包括澳门,这正是我们所引以为自豪的。吴为山先生是澳门理工学院的名誉教授——这是中国高校最高的荣誉称号之一,澳门理工学院在明德楼大堂为他的作品专门开辟了永久的展出场地和空间,供人们参观浏览。

  在卢济塔尼亚人国际协会第十二届大会在澳门召开之际,我们通过《吴为山的雕塑世界》这本书分享吴为山先生的艺术成就。书籍虽小,但“窥一斑可观全豹”“透一叶可见泰山”,吴为山先生的艺术成就对文化整体而言,都极具象征意义。澳门理工学院的李长森教授对这本书付出很多,正是因为他的翻译和译审,我们才得以领略吴为山先生精湛的艺术造诣和不朽的艺术成果。李长森教授如作诗填词一般精准娴熟的翻译,与吴为山先生的作品介绍珠联璧合、天衣无缝,使这本书的内容和翻译双双达到了艺术的高峰。我们今天把《吴为山的雕塑世界》介绍给大家,就是要“举一人之力,劳众人之功”,将这种中西文化的交融和对话进一步发扬光大。

  (作者为澳门理工学院葡语教学暨研究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苦菜花】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